四时歌

STK专用,先这样吧_(:з」∠)_

星天旋转

马蹄声在无边的草原空旷地回响。宛若兰捂住面孔,泪水不住淌下。
铁由不悦地说:「不要哭了。我就是不想让你再哭,才这样做的。」
宛若兰心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哽咽地得更厉害了。
「如果你再哭,我就把你扔掉。」铁由停下马,他们离开了古蛮的营地,只能在原野中过夜了。
铁由解下座骑的鞍辔,宛若兰拭去泪痕,铺好皮褥和御寒的毯子,忽然她扬起脸,嫣然一笑,对铁由说:「谢谢你。主人。」
铁由摸了摸鼻子,过了一会儿说:「你哭的时候,就像天上的神灵死了,整个天地都悲伤起来。告诉我,这是不是你蛊惑人的妖术?」
宛若兰抱住他的双腿,把脸贴在他膝上,低声道:「你是被青穹赐福的英雄,有着神祗一样的力气。没有一个妖婆能在你面前施展她的妖术。」
铁由道:「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妖术?」
宛若兰笑了起来,那一瞬间,她像少女一样妩媚,「我只是你的女奴。除了使你快乐,我不会任何妖术。」

******

写得可真是好……
大部分小黄文也就嫖嫖人物图个爽字,可紫狂除了嫖之外还有更沉重或更轻盈的部分,隐约可以看见乱世洪流滚滚间的一点点希望和真情。
可是这不就是篇小黄文么?
以及我一直觉得他虽然写的尺度很大,情节也有动人的地方,但整个有种不带感情色彩的审视感,冷冰冰的,bei和小周那样的冷。
心情复杂

此生此夜

我过去觉得他单纯而迷人,现在觉得他复杂而迷人,眼泪是真的,又伴着严谨到无懈可击的控制。
电光幻影,这一瞬间,照见他容颜中莫测的那部分,依然美得惊心动魄。
懂得如何去爱人和照顾人,谁能说他情商不高?
我信他确实是想将真心实意,捧出给爱他的人。
#霸道总裁人设不崩
#我爱他,不提名字

心血来潮重看了生死线

第十五集末
欧阳:“你能不能老实点?咱们说点正事。”
四道风:(笑)
欧阳:“我说你能不能别摇了?我怎么看你有点重影呢。”
四道风:嘿嘿嘿
欧阳:“你能不能快点?我被你弄的还挺有兴趣的。”
……
欧阳:“还摇,你还摇,床马上就要塌了啊。”
四道风:“停不下来了,要不你把我俩腿按住?”
(后来床真塌了)

全程截取自原台词。

盾冬盾这个西皮给我的感受是这样的

弱鸡史蒂夫时期,互攻,盾冬为主

美队和他的亲密战友时期,互攻,冬盾为主

美队和冬兵时期,基本上盾冬

美队和恢复记忆的巴基:冬盾

摊手,这就是为什么我最喜欢的总是看上去像盾冬的冬盾和看上去像冬盾的盾冬

小飞流,看见没有?你苏哥哥的心,像石头一样硬。

王谢台前燕·完结预告

自那日遗下我 我早化作磷火

牙:

王天风勉力睁眼,蔺晨本不苗条的身影更宽广了。

蔺晨:你要死了。

王天风胸腹上一道深入见骨的伤口横亘,甚至能见到内脏。

蔺晨:你死之后,他获救了,但是浑浑噩噩,不成事。

王天风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蔺晨口中的他指的是明台。

蔺晨:我以为把事实告诉他会让他好受点,但是我错了。

蔺晨的眼中是怜悯与痛心:他说他想明白了,刀片割断你的喉咙后,他自裁不是为了殉国殉义,而是殉情。

但是你不让他死,于是他就不死。

只能生不如死。


刑讯的部分适合用蜘蛛女之吻进行脑补

‘你还想醒过来吗?’
不,我想睡很长很长的时间,然后再醒来,因为吃了这么多东西,而且是这么鲜美的东西,我实在是困极了。我在梦中再和你交谈吧,这可能吗?
‘可能的,这本来就是一个梦,而我们正在交谈,因此,过一会儿也可以交谈,你不用害怕。我以为,谁也无法将我们分开了,因为我们已经发现这样做是非常困难的。’
为什么会非常困难呢?
‘因为我已活在你心中,因而,我会永远陪伴你,你再也不会孤单单的了。’
当然如此啊,这点是我永远也不应该忘怀的。假如我们俩想法相同,我们就会在一起,即使我见不到你,这也无妨。
‘说得对。’
这么说来,等我在海岛醒来后,你便跟我走了吧。
‘你不想在这美丽的地方待一辈子?’
不啦,这样已够好的了,不能老是休息。我只要把东西都吃了,睡够觉,便就又会有劲了。我的同志们在等着我,再次开始一直在进行的斗争。
‘这是我唯一不想知道的事,也就是你伙伴们的名字。’
啊,玛尔塔,我多么地爱你!这是我当初唯一不敢对你说的一件事。我曾害怕你对我问起这件事。这样一来,我就会永远失去你。
‘不会的,我亲爱的瓦伦丁,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的,因为这个梦很短,却是幸福的。’

一个脑洞

没有逻辑,强行脑补,十分无聊,雷雷雷雷
感谢女神对我的启发

王天风是omega,这不是秘密,军校里也没人敢惹这个强权专制的教官,而且这跟特工并不那么冲突——好的特工都经过充分的训练,无论是与药物对抗或与本能对抗。
出任务如果必要会有掩饰,但在军校这种自己地盘上就是人尽皆知了。
他把明家娇生惯养的alpha小少爷拐到军校以后带来了不少麻烦。首先是得知小少爷在军校待得很好不想回家的毒蛇大发雷霆,暗示王天风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他毒蜂是什么人?不择手段的事情还做得少了?于是在军校的补给物资上三番五次添堵,超额配发抑制剂和避孕药,还指名给谁……
王天风冷笑,后果就是我会让他度日如年。
出于一点自认为微不足道的报复心理和押注在明台身上的真心实意,王天风对明台的关注和偏爱的确有目共睹。这些信息一条不漏地返给了明家大哥。明楼气得直跳脚,又不能拿他怎样。

明台无知无觉地享受着这种偏爱并作着,他自小被全家人宠爱长大,也不觉得老师在严厉以外还多了什么。他的确有作的资本,长相和心性都得天独厚,他优秀,且足够真诚,别人对他好,他也会给予相应的回报。于是自家老师的偏爱里就逐渐掺进了更多私心的部分,何况明台是王天风带过的最优秀的,跟他相处最亲近的,alpha。
发现自己真的动心,就太晚了。可王天风并不是会被感情轻易左右的人。

曼丽是收服明台的最后手段,极其危险的手段。明台野性难驯,曼丽的喜欢困不住他,责任感却能困住他。
王天风赌对了。

淋雨的当晚明台高烧,意识不清地躺在医务室一晚上,王天风不放心,自己去看他,在床边却发现一件事情,非常糟糕,糟糕透了:他发情了。
为了布这个局,他准备了好几天,的确是忘了最近快到发情期,小少爷一折腾就更是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但他现在没法忽略了。高烧的学生也是他最优秀的学生,最优秀的alpha,平时在他面前刻意收敛,但现在,仅仅循本能散发的信息素也能压制他的行动。
情欲二字,本来就是先有情,后有欲。他喜欢的学生,他培养成型将要一手送向死路的学生,喜欢,渴望,混杂着隐约的内疚,再加上一点不会让明台知道的秘密决意,他纵容了学生意识不太清楚的僭越,甚至算得上配合。
标记的时候他在快感之余还有余力在心里嘲了嘲,毒蛇的避孕药总算“如他所愿”派上了用场。
明台的确什么都不知道。他神清气爽地在自己宿舍醒过来,以为做了个梦。
虽然梦的对象……有点尴尬。
为什么是老师?要梦到投怀送抱也是曼丽可能性比较大吧,仅仅因为老师是个omega?
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问题直到明台回上海之后才想得更明白了一些,因为大哥怒斥老师试图勾引他——明台辩解,没有的事儿!然而心里在暗暗揣度这种可能性。老师是个omega,费尽心思要留他在军校,对他不可谓不特别。所以那种几乎过分的宠爱是在暗示什么?还是真情流露?这么一想他都有些理直气壮起来,潜意识比身体先发觉真相,做那种冒犯的梦当然不是明小少爷的错。
而且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确有点喜欢老师,不管是不是受了那个梦隐晦的暗示。
任务,还是任务,上海的风云变幻让他暂时也没法分心想别的,感情的事姑且搁一边,反正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为破碎山河做完力所能及的事情之前,他并不着急理清这些。
然后对军统失望,按大哥的意思和程锦云订婚,算是入党的投名状;没料到老师却在这时候来了上海。
三毒会的修罗场。
我的订婚仪式,王先生您能来吗?
王天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当然,祝你幸福。
明台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又什么都不明白。
明台走后,明楼问王天风:你当真要去?
他比明台看得清楚得多。

订婚的那一天明台几乎能确定老师对他有意思了,他很开心,决定立个屡试不爽的flag,等任务了结就去找老师告白。
任务当然出问题了。
还能有谁是背叛者?明台不敢往下深想。
在面粉厂,他和老师爆发了自相识以来最激烈的一次冲突。怒气混合着几乎是下意识散发的爆表信息素使得这场冲突在半小时后就换了一种形式,依然很激烈……成结以后明台想通了一点,老师是真的喜欢他,否则以军校的训练,他俩绝对不可能滚到一起。
想到对方的疑点,他觉得又心酸又难过。
但是,老师是他的omega。
他轻轻嗅了嗅空气中融为一体的两种信息素气味,沉默了一会,说,我会去的。我不想你去。

然后晚上明台发现王天风就是叛徒。
汪曼春大笑,明台的心却是真的沉到了谷底,他感受不到任何连接,任何!信息素是可以掩盖得仿佛不存在一样的,AO之间通过标记建立的却不仅仅是信息素的链接,还有情感上的,这是一种极微妙的体验,你看向对方,会知道对方是否投以呼应。
他的老师,没有气味,没有标记,没有连接。
但他还想再试一次。omega的腺体在颈侧,他清楚得很,他隔着一圈炸弹抱住老师,哑然地发现,果然,什么都没有。
他不是omega。
从头到尾都是骗局!

王天风的声音很近很近,他轻轻对明台说,我告诉过你的,不要相信任何人。

明台齿间的刀片在暗中微微一闪。
那一抹光亮王天风见过很多次,在脑海中,在训练室,在生死之际,在此时此刻。临到头来他只用极微小的幅度偏了偏下巴,把颈动脉向明台暴露得更明显了些。
血液飞溅,信息素的气味也一下子散开。
明台觉得极冷,熟悉又陌生的气味让他如坠冰窟又心如擂鼓:这是假的……假的?哪一个才是假的?短短一瞬,他没时间细想,已经本能地做了一个吞咽刀片的动作,没关系,马上我就跟老师一起走……一只手突然攥住他下巴,用不容置疑的力度掰开牙关。
最后一眼,他看见老师眼中有复杂得无法形容的东西,满满地快要溢出来。

有很多东西明台后来才知道。
他本来就是计划好的死棋,可是老师最后却阻止他求死,哪怕被76号带走并不能好到哪里去。是出于对明楼手段的信任?或是单纯的一时冲动?这个他永远不可能找到答案了。
他在天台上哭得撕心裂肺。

end

脑得好累……

补遗:
王天风和明楼都做过背叛彼此信任的事情,明楼是入党,王天风是察觉后诱供——手段的确不太好。但他没有实据,也并不打算卖掉明楼,通共跟抗日没关系。但从此交恶。
明楼是alpha,因此事对王天风极敏感,三毒养蛊大会,小明一点都没发现,但他打毒蜂一进门就闻出来了!
“老子真想一刀一刀地剐了你!”
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是,明台并不知道这一点。
不过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明台最后会在天台上哭成那个样子。
知道之后他真情实感地怕了,犹豫不决到头痛欲裂:到底是把毒蜂送出国,此生不要再见,还是告诉明台?

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么偏爱年下。
人啊,认识你自己!

爱是妥协

他真的心如死灰,转身想走,可是梅长苏在他身后问你要去哪儿?声音都在发抖。
他就走不动了。
梅长苏要把自己熬成灰,他只好拼尽全力让这熬的过程能久一点,再久一点。